?
???
当前所在位置:
未约定风险范围的固定单价合同在施工期间遭遇材料价格大幅上涨,承包人是否有权要求调整综合单价?
来源: | 作者:杨德广 | 发布时间: 831天前 | 262 次浏览 | 分享到:

未约定风险范围的固定单价合同在施工期间遭遇材料价格大幅上涨,承包人是否有权要求调整综合单价?

一、典型案例

20125月,发包人上海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与承包人江苏某建筑工程公司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由承包人江苏某建筑工程公司承建上海某住宅小区的建设工程施工项目。施工合同约定的计价方式为清单计价,价格形式为固定单价合同,但未明确固定单价的风险范围。

在该住宅小区建设工程项目施工期间,钢材价格遭遇大幅上涨,超出了正常的风险范围,导致承包人江苏某建筑工程公司的材料成本大幅增加。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后,双方开始进行工程款竣工结算,承包人江苏某建筑工程公司要求就钢材价格大涨的事项调整合同单价,但发包人上海某房地产开发公司以承包人的要求没有合同依据为由拒绝接受承包人的调价要求。双方协商不成,后承包人江苏某建筑工程公司作为原告向法院提起了诉讼,要求被告上海某房地产开发公司就钢材价格大涨的事项调整合同单价。

二、由该案例引出的法律问题

上述案例引出的法律问题是:未约定风险范围的固定单价合同在施工期间遭遇材料价格大幅上涨,超出了正常的风险范围,承包人是否有权要求调整综合单价?

三、对该法律问题的各种观点

一种观点认为,既然合同双方未就施工材料价格的变动约定风险范围,这意味着承包人应该就施工材料的价格变动承担无限风险,所以,承包人无权要求调整综合单价。

另一种观点认为,虽然合同双方未就施工材料价格的变动约定风险范围,但对超出正常风险范围的施工材料价格变动进行价格调整,是建设工程施工行业的交易习惯,故承包人有权要求调整综合单价。

四、笔者的观点及理由

笔者赞同后一种观点,认为承包人有权要求调整综合单价。

?? 《建设工程价款结算暂行办法》(财建[2004]369号 )第八条规定:“对于固定单价合同,双方在合同中约定综合单价包含的风险范围和风险费用的计算方法,在约定的风险范围内综合单价不再调整。风险范围以外的综合单价调整方法,应当在合同中约定。”也就是说,如果承发包双方约定了风险范围及风险范围以外的综合单价调整方法,则按照其约定处理。但是,如果承发包双方未约定风险范围及风险范围以外的综合单价调整方法,那么承包人是否就应该承担无限风险呢?笔者认为,承包人不应该承担无限风险,理由如下:

第一,现行有效的工程计价规范《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GB505002013)第3.4.1 款明确规定:建设工程发承包,必须在招标文件、合同中明确计价中的风险内容及其范围,不得采用无限风险、所有风险或类似语句规定计价中的风险内容及范围。也就是说,无限风险是明令禁止的,是违反现行有效的工程计价规范的。

第二,在各地方政府造价管理部门发布的规范性文件中,对于施工期间建筑材料大涨超过一定风险范围的情况,均明确应该对定额计价或清单计价项下的综合单价予以调整。例如,上海市建筑建材业市场管理总站颁布的《关于建设工程要素价格波动风险条款约定、工程合同价款调整等事宜的指导意见》第4条规定:“已签订工程施工合同但尚未结算的工程项目,如在合同中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发承包双方可结合工程实际情况,协商订立补充合同协议,建议可采用投标价或以合同约定的价格月份对应造价管理部门发布的价格为基准,与施工期造价管理部门每月发布的价格相比(加权平均法或算数平均法),人工价格的变化幅度原则上 大于±3%(含3%,下同)、钢材价格的变化幅度原则上大于±5%,、除人工、钢材外上述条款所涉及其他材料价格的变化幅度原则上大于±8%应调整其超过幅度部分要素价格。”

第三,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本质上属于承揽合同,而在承揽合同中,承揽人一般不就其提供的材料的价格变动承担无限风险。

合同法理论认为,在承揽合同法律关系中,承揽人主要依靠其设备、技术、劳力为定作人完成工作并交付工作成果。材料通常由定作人提供,定作人也可以要求承揽人提供材料,但承揽人并不就其提供的材料的价格变动承担无限风险,除非合同当事人双方另有明确约定。

第四,《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通用合同条款部分第11.1款规定:除专用合同条款另有约定外,市场价格波动超过合同当事人约定的范围,合同价格应当调整。依据该条款的意思,除非合同当事人双方明确约定,否则,当市场价格波动超过正常的风险范围时,合同价格应当调整。而《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的通用条款部分内容一般被视为建筑施工行业的交易惯例。

第五,尽管从国家的法律层面、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层面,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层面,至今未对该问题有明确的规定。但地方的省级高级人民法院为了解决审判实务中的法律适用以及促进审判中适用法律的统一,已经就该问题陆续出台了审判指导意见。例如,《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若干疑难问题的解答》第十二条规定: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约定工程价款实行固定价结算,在实际履行过程中,钢材、木材、水泥、混凝土等对工程造价影响较大的主要建筑材料价格发生重大变化,超出了正常市场风险的范围,合同对建材价格变动风险负担有约定的,原则上依照其约定处理;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该当事人要求调整工程价款的,可在市场风险范围和幅度之外酌情予以支持;具体数额可以委托鉴定机构参照施工地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关于处理建材差价问题的意见予以确定。该条规定虽然不是最高人民法院的司法解释,而是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的指导意见,仅适用于北京地区,但是其对全国其他各地法院审理同类案件,具有极强的参考意义。

五、对施工企业合同管理的建议

尽管根据法理及相关部门规章、政府规范性文件的规定,未约定风险范围的固定单价合同在施工期间遭遇材料价格大幅上涨,承包方有权要求调整综合单价,但为减少纠纷,避免讼累,笔者建议施工企业在与发包人签订建设工程施工合同时,应对综合单价的风险范围以及超出风险范围的综合单价调整方法进行明确的约定。具体的约定方法可以选择采用以下几种方式之一:(一)签订施工合同时选择适用《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示范文本》,并在该文本的专用合同条款部分对通用合同条款部分第11.1条列举的价格调整方法进行选择;(二)按照《建设工程工程量清单计价规范》第9.8款的规定调整综合单价;(三)按照工程所在地造价管理部门发布的关于风险范围以及超出风险范围价格调整方法的规范性文件进行调整。

建设工程施工全过程法律服务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诉讼与仲裁
房地产开发与运营
房地产交易与并购
商事合同纠纷处理
企业常年法律顾问